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为何受辱(转载)
2018-12-06 15:02:58 来源:作者: 浏览:15 评论:0
yuyude博客老刀先生博客浏览原文和全文。
  
  laodao 对我的日志评论道 余先生进餐受辱仅仅是道德问题吗?
  
  余育德(今年75岁)是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原社联副主席、资深研究员,多年来在本单位食堂进“议价”(比在职者约价高一倍)餐,前不久突然遭到个别人的凌辱和驱赶。他写真式地将此情此景在汉网与新浪博客发帖之后,引起社会各方的关注,点击人数达万人以上,参评者也大有几百。从跟帖评论的内容看,99%的网友是同情余老先生的,对肇事者“欺老”行为表示了愤怒和谴责,说明发展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当今社会,正义仍在,民众良心永存。
  
  余先生的博客开始暴露肇事者“欺老”的原因,文章重点做在道德上,特别是对刘志辉来院后在对待退休职工的言行上的“鄙老”、“欺老”、“谑老”,作了一些揭露,认为下属生出“辱老”的事端他必须承担责任。现在,余先生从道德谴责向“切块分蛋糕”的政策层面上深掘,把刘志辉同志的“鄙老”、“欺老”、“谑老”问题放到个国家当前注重解决民生问题的大背景下来剖析,不但情况属实,而且社会意义更大。从我们在社科院看到和听到的情况,院里的利益分配在相对意义上表现了某些错误政策导向下社会分配不公的状态,呈现出相对优势的利益群体与相对弱势的利益群体收入差错日趋扩大的现象。这次余先生食堂进餐突遭个别人的凌辱和驱赶,不过是相对强弱的两个利益群体在利益分配矛盾上集中爆发;因此,余先生和在食堂凌辱、驱赶他的个别人,就不是个人意义之间的斗争,而是两个群体的代表。但是时代所开的玩笑,就是余与张、沈从地位与作用上讲,都算不上是两个群体的代表人物;然而,历史就这么偶然,又这么稀奇古怪地提供了一个真实而滑稽的民生问题的典型。我们正是出于社会科学工作者的良心与癖好,试图借这个典型事例的解剖,按照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要求和我们党倡导的“宽广眼光”,深入地观察一下出现在有些单位由个别铁腕大员“政策欺老”、“作风辱老”所产生的弊,以便引起社会各界对这种反文明的现象进行鞭挞,要求上级党政领导在重视的基础上力求解决问题,保持社会稳定。
  
  毛主席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辱人正是恨人的行为表现。在职员工为什么要恨院里2008年以前位退休的职工(29位干部和9位科研人员)?因为从2009年12月开始,市财政局清查院里账目,将几项违背正式文件规定的不合法开支(按月分散发给了在职干部和职工)一律停发。摊到在他们平均近700元,最少的每月减收500——600元,最多的超过1000元,估计全院一年要减收60——70万元。基于这种情况,所以出现了余育德在博客中所披露的、刘院长在全院职工大会上说的:“蛋糕只这么大,切下的钱用着对退休人员的补贴。”请大伙设身处地处想一想:那些被扣减的银子原先装在自己的荷包里,多么暖和哟!现在突然被拿去补贴退休的老家伙们,如果你是当事者,你烦不烦?你气不气?利益问题临到谁的头上,其心理与行动大都没啥区别。所以爱恨情仇无不与利益相关,其源斗全在利益的得失。科学社会主义的老祖宗马克思早说过,人们所奋斗的一切都是为了争取他们的生存与发展的利益。还说,唯物主义如果脱离了利益而说教,必然出丑。当今人民群众为什么愿意把自己的命运同改革开放连接在一起?就是因为通过30年改革开放不但综合国力极大提高,就是个人与家庭的生活水平也是3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的。党中央、国务院为什么一再强调改革成果要全民共享?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落实我们旗帜上所写的、科学社会主义所提倡的公平正义、社会和谐,以便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挥群众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把我们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否则,党就会失去凝聚力,社会群体的利益冲突就会此起彼伏,闹得国无宁日甚至国将不国。目前,我国社会财富在分配上呈两极分化趋势,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几的富人掌控的财富同美国相比,其集中度还高出许多。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全国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低收入者、被边缘化或已经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等等)还是愿意把自己的命运同进一步改革开放连接在一起,因为他们相信当前的社会分配差距拉大既有中国社会转型和现代化进程中必不可免的因素,也有30年改革开放中某些政策失误的原因。造成政策失误,既有探索成本必需付出的代价,也有纯粹是人(尤其是某些地方党政领导干部)的思想理论水平低和轻率决策、武断办事的作风等等所造成。他们还相信克服分配政策中的现成问题,党中央正在下决心改正和改善,其办法就对改革(没搞好、搞错了)进行再改革;而且这个对改革的再改革只能在党的领导下进行,如果离开了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势必走到斜路上去。上述一番话是否空谈说教?非也!这是我们立论的根据,必须首先“亮剑”;同时也为“典型分析”即武汉市社科院“欺老”、“辱老”现象在时代大背景上定位。
  
  为什么由余先生来受辱?因为退休职工中仅他一人在院里食堂就餐,每天都要接触在职职工。如果多几个人在院里食堂就餐,也都会成为对象。所以这对象性是随机,并非事先预设。为什么由司机同志来发难呢、而且是刘院长的专车司来发难呢?(这里顺便更正一下,其他三个副院长也是有专车司机的),这也好理解:司机同志不是文人九曲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有事缺乏深思熟虑又急于表达,所以在群体利益的对阵中当个“打出手”的也很自然。但这个“自然”是十分错误的,应该向余先生道歉! (待续)

本文出自:天涯论坛 天天315
来源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828-41758-1.shtml
内容上传:舆情管理
内容纠错:(9:00--17:30) 客服 
转载请注明出自:舆情监督网>> 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为何受辱(转载)
本站声明:
  本网未注明【舆情监督网讯】的作品,非本站原创,系由网友自助上传或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和看法,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出自:舆情监督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工作时间内点击“内容纠错”旁的在线客服沟通纠错,其余时间没有客服在线,纠错请发邮件给客服,谢谢支持和理解!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本文标题: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为何受辱(转载)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婚姻关系中是否生孩子的重要性 下一篇五华县法院对于省人大督办案件久..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